第236章 节目效果

原本以为鬼王出来是给众人出题的,结果身为老大的鬼王居然是假的,几个人惊愕的同时第一时间想到了刚才马面替鬼王出的题。

唐艺溪最先反应过来:“鬼王是假的,那鬼王出的题是不是也是假的?”

柳江也认同唐艺溪的话:“对啊,鬼王都是假的那他给出的任务肯定也就是假的了。”

陆月忙说:“啊,不会吧,要都是假的下一步不就没办法进行了吧?”

几个人面面相觑,倒是之前原本还咋咋呼呼的马面这会安静了下来,祁锐将压在他脖子上的刀更往下压了压。

“与其在这里猜测,倒不如这位马面先生来说说是怎么回事。”

马面立刻说:“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明明之前坐上去的就是鬼王。”

季淮看了下祁锐,说出自己的担心,“他这话能信吗?”

“是啊,就算说了也是被迫的,何况他要是再骗我们怎么办?”

几个人的视线都移到了马面脸上,同时沉默下来,他们都不清楚马面是故意不说还是节目组安排的。

盛青玉想了想说:“不管他说的真假,先让他把话说完吧。”

唐艺溪挑眉:“听你意思,你觉得他的话可信?”

盛青玉似乎并没有听出唐艺溪的阴阳怪气,面带微笑的说:“可不可信还是要看他说出来的话。”

唐艺溪嗤了一声,说:“可他刚才说了啊,他说他看着坐上去的就是鬼王,所以现在这个木头人到底怎么回事?”

盛青玉还是微笑:“所以更要听他说出来的话了。”

唐艺溪觉得盛青玉一定是故意的,要不然怎么感觉她这话和复读一样。

见唐艺溪要发火,陆月连忙插话说:“可问题是现在他也说了,坐上去前的鬼王是真的,可现在变木头人了,这个要怎么办?”

盛青玉还是笑着说:“所以,我才说更要听他说的话了,别急,”见唐艺溪还要张嘴,盛青玉立刻将她未出口的话打断,“咱们确实从他嘴里知道了鬼王的情况,但他说的就一定是真的吗,何况他说的也不一定是全部吧?”

季淮眼睛一亮,立刻凑了过去:“那你有办法让他说出其他的吗?”

盛青玉冲他弯了弯嘴角:“可以试试。”

陆月对这种情况一头茫然,现在见盛青玉好似很有几分把握,立刻拍手说:“那你有办法就快点试试呀!”

唐艺溪见几个人似乎对她很信任,心里隐隐有些不悦,“她的办法是什么呀,靠谱吗?”

陆月没看出来她不高兴,在一旁有点期待的说:“管不管用总要试过吧。”

盛青玉也不废话,让祁锐把压着的马面先松开,不过他被奇祁锐,柳江和季淮围着,就算想跑也不容易。

盛青玉站在马面对面,抬起一手正对马面,吩咐说道:“看着我的掌心。”

马面不知道她要干什么,就听话的按照她的吩咐去做,结果不知道怎么的原本清明的视线忽然模糊了起来,伴随而来的还有越来越黏糊的头脑。

他的变化很微妙,几个人都没留意他的眼睛,自然也没有看到他眼里瞳孔在骤然收缩后又涣散起来。

陆月等了半分钟也没看出来盛青玉在做什么,小声问旁边的季淮:“季哥,你知道盛姐姐这是在干什么吗?”

季淮摇头,柳江摸了摸下巴:“怎么感觉有点玄幻啊!”

季淮一听笑了起来:“咱们都拍鬼片了,应该不是玄幻,是灵异。”

唐艺溪哼了一声:“这是故弄玄虚吧!”

在他看来,这个盛青玉挺装的,虽说这剧情里有鬼有怪的可他们拍的是综艺啊又不是电影,她还以为人家会配合她搞这什么神叨叨的东西。

她摇摇头:“我觉得咱们方向走错了,算了,先让她弄吧。”

反正丢人也是丢她一个人的人,随便她弄,最后看看她要搞什么幺蛾子。

其实也就大概一分钟吧,盛青玉就放下了手,她没先急着问马面问题,而是转头去看摄影师身边的副导演。

“副导演,我可以随便问问题,这个不犯规吧?”

副导演点头:“当然可以。”

剧组可以透剧的地方已经和所有演员交代过,他们就是在问能知道的也就那么多,至于犯规,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她抛开导演的脑袋。

“那如果我问您呢?”

副导演哈哈一笑:“你当然可以问,不过结果怕是要让你失望了。”

盛青玉似乎一点也不失望,反倒很平静的点了点头:“有了这话我就放心了,接下来我要做的和说的,麻烦您不要打断哦。”

不等副导演给出反应,她又歪了歪头:“反正我也不会去听。”

说罢,她对着副导演挥了挥手。

她这个动作似乎很平常,也没人留意她为什么忽然挥手。

柳江有些性急,见她不去问马面,反倒抓着副导演说话,催促道:“好了没,赶紧的吧,咱们时间挺紧的。”

盛青玉冲他笑笑:“嗯,可以开始了。马面。”

然后众人这才注意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马面就好像变得很奇怪了,头垂在胸前,合着眼皮,如果不是他站的直直的,可能还会以为他是真睡着了。

陆月奇道:“他这是怎么了?”

可惜没人能回答她这个问题,因为众人比她还要好奇,唐艺溪的眼睛更是瞪得好大,一脸的不可置信。

她似乎觉得这太魔幻,还专门揉了揉眼睛:“他这是节目组安排的效果吗?”

盛青玉却根本不去看众人脸上的反应,反而敛了神色,看着马面表情也沉了下来,一出口,声音都严厉了许多:“告诉我,鬼王是什么时候被换的?”

马面微微动了动,众人瞬间屏住呼吸,等了好一会果然见马面缓缓抬起了头,眼皮依旧合着,只是他的嘴巴却慢慢的张开了:“鬼王没换。”

众人:“?”

他这是邪了还是节目组偷偷安排的节目效果?

不说众嘉宾的反应,就连副导演自己也都愣住了,别人不清楚,他可是清楚的很,节目根本没有安排这个环节啊。

再说了,那家节目有毛病,会安排这种透露剧情的环节。

盛青玉心的猜测被证实了:“所以说,从一开始鬼王就是被替换成了假的木头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