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比比谁更丑

曹清失落的点点头:“是,她家里逼她分手,她是不愿意的,为此和家里都差点闹翻。”

“她是个好姑娘,是我给不了她父母想要的,与其吊着对方还不如早早放手,或许她会遇到更好的,起码比和我待在一起幸福。”

这次已经不是不好意思了,沫沫没想到这个看起来闷不吭声的男生居然有这么大胸襟,分起手来居然也丝毫不拖泥带水,感觉都有点佩服了。

她过去拍了拍曹清的肩膀:“兄弟,你真是个好人啊,那个女孩我敢肯定,和你分手他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曹清一愣:“为什么?”

沫沫理所当然的说:“当然是因为你以后会很有钱的,我告诉你,咱们姐这个老板很好,也大方,你也知道小马哥是什么人,他看人的眼光不会错,姐以后会是大明星,你和我也会是最好的金牌助理,所以我才说只要你好好干,绝对不会吃亏的。”

“什么房子,什么车子,以后都会有的,”沫沫握了握拳头,“以后你愁的可不是因为没钱,而是发愁你的房子是不是买的不够大,车子是不是又该换了。”

沫沫这丫头别看平时大不咧咧,没头没脑的,没想到安慰起人来倒也挺有一套。

曹清一愣,大概是想到沫沫许给他的远大前程,眼里隐隐有类泪光闪过,好一会才闷闷的嗯了一声。

盛青玉听沫沫越说越离谱,忍不住抬手敲了一下她的脑门:“又在吹牛。”

她下手一点也不重,沫沫却瘪了瘪嘴,扯着嘴皮子说:“姐,你又打我脑袋,小心我被你打笨了。”

盛青玉咦了一声,问曹清:“小曹,这里除了我们两个还有别的聪明人吗?”

曹清性子憨厚,人却不笨,闻言立刻说:“没,我看这里就两个聪明人。”

沫沫先是一顿,然后很快回过味来,佯装气恼的说:“好啊,姐你什么时候也学坏了,小曹,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是这样的人。”

三人笑闹一通,早餐过后的垃圾就被曹清给顺走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沫沫笑嘻嘻地去帮盛青玉提包包,“多个人干活就是好,以后也不用我在做这些后勤工作了。”

盛青玉看她一眼,揶揄道:“若我没记错,沫沫,你的工作才是后勤吧?”

沫沫:“……”

好一会她才干笑一声,“呵呵,小曹人就是好,勤快,这个值得夸奖呵呵。”

这个话题就此打住,大概是怕盛青玉还要“找她麻烦”,这一路上他都很安静,安静的连曹清都多看了她两眼,见曹清看她,沫沫还会示威性的瞪瞪眼,见盛青玉看过来又会立刻装乖乖女。

盛青玉觉得她真性子还真是一点也不见长,心里暗觉好笑,面上却不显,也当自己没看见她那些小性子。

不到七点就感到了节目组,今天的任务是第一期综艺的收尾,其实内容并不多,一天时间大概就够了,除了间道具组出了点小岔子,拍摄倒也还算顺利,拍摄完后就要赶往另一个拍摄地方进行第二期的拍摄。

第二个拍摄点选的是一家非常著名的游乐园里的鬼屋。

因为这边协调的时间很短,所以工期非常紧张,再赶了大半天的路后,众人刚到游乐园就要开始拍摄。

场地布局都是现成的,化妆师立刻上手给他们化妆换服装,在来时的路上导演已经和他们提前讲了第二期的剧情要求。

既然是鬼屋,拍摄方向自然是处于恐怖灵异方面的,而且导演在一开始就把这期的问题给他们摆到了台面上,从鬼里面找出人,唯一的一个人。

剧情很简单,鬼城要开鬼节,这一天天南海北的生物都会进入鬼城,但是今年的这一期突然混进了一个人类,这个人类是一个鬼猎人,鬼猎人要谋害鬼王,所以对鬼来说鬼猎人是个非常危险的存在,现在要求鬼们要把这个混入鬼城的人类找出来。

个人依次换好服装,就连脸上也都画上了奇特的妆容,不过好在化妆师的审美在线,给他们画的都很有恐怖感觉,挺惊悚的,但说实话看多了还有点小可爱。

陆月看了一眼刚从化妆间出来的季淮立刻大笑了起来:“哈哈,季老师,你这是头掉了吗?”

不怪她要笑,其他人一看到季淮也都没忍住。

季淮身上穿着一点超size的道具服,竖起来的衣领盖住脑袋,正前方还特意留出了两个小窟窿,是给他视物用的,衣领左侧,挨着肩膀挂着一个和真人头大小一模一样的道具脑袋,脖子断掉的截面做的特别逼真,血呼呼的,奇特的是,脑袋上的脸居然还是能活动的,偶尔眨一眨,表情一脸茫然。

几个人笑的无法自抑,柳江还手贱的上去摸了摸脑袋,下一刻眼睛都瞪大了,“哇,这手感摸起来还真挺像皮肤手感的,不过很轻,里面材料是泡沫吗?”

陆月既觉得挺恐怖又很好奇,一个没忍住上去摸了摸,下一刻就立刻尖叫着跳开:“天啊,这手感好可怕。”

柳江示意她也摸摸,唐艺溪连忙摇头,表示不敢摸,倒是盛青玉过去抹了一把,不过她脸上很正常,完全没有被吓到的样子。

柳江嘻嘻哈哈还没笑完就被叫进去化妆了,不多时,几个人就都画好了,柳江挺有叛逆性格,自己主动挑了个妆容更恐怖的,一半脸都血肉模糊了,扁扁的,好像是被铁锤砸的,看的几人都有些恶寒,他自己倒是哈哈大笑一通。

陆月捂着脸不去看他,完了还小声说:“柳哥,你不怕你这样子吓到粉丝啊?”

柳江摸摸脑袋,嘻嘻一笑:“会脱粉那肯定不是真爱了。”

完了还很夸张的说道:“哈哈,咱们来比比谁更丑吧?”

季淮立刻摆手:“算了,我原本觉得我挺丑,不过和你一比,我的化妆师好像留情了。”

柳江笑眯眯地的摸着下巴:“别急,小盛和祁哥还没出来呢,指不定谁是赢家。”

得,这年头当偶像的都能一点不在乎颜值也是没谁了。

不过陆月还没出口就闭了嘴,因为她发现,这个人里好像除了唐艺溪一副娇里娇气的,包括她在内的其他明星好像都挺直的,似乎没人把关注点放在好不好看这个问题上,相反,谁的妆容更夸张好像才是重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