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状态好

楼危楼没想到她居然还会这么耍赖,一时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只能无奈的抬手点点她的鼻尖,“真不来?”

盛青玉凑过去亲昵的了蹭了蹭他的鼻尖,“时间太赶了。”

楼危楼知道她这是打定主意了,笑了一声,歪头在她嘴角亲了一下:“下不为例。”

“唔,”盛青玉觉得不太满足,又扬起头亲了回去,可是直起身子的楼危楼太高,她只亲到了下巴。

没能如愿亲到嘴巴,盛青玉有点气恼,楼危楼觉得她生自己气的模样有些好笑,笑了一声后不等盛青玉发作就回吻了回去。

这一次又凶又猛,只亲的盛青玉气软成一团这才作罢。

回去酒店是楼危楼亲自送的,盛青玉原本想自己开车回去的,但是被楼危楼拒绝了,两人相处时间本来就少,他自然不想这么快就和她分开。

下车前盛青玉就将自己的车钥匙交给了楼危楼,他说会安排人帮她把车子送过去,分别的时候两人依依不舍,在车里又亲了好久,直到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盛青玉这才从他的怀里挣脱,她气喘吁吁将手顶在楼危楼的胸口:“时,时间太晚了,我该上去了。”

楼危楼视线缓缓下落,落在被自己自己品尝的格外嫣红的唇瓣上,又开始觉得口干舌燥了,他知道自己刚才已经有了过于放肆了,克制的收回视线,低声道:“好。”

末了又补充一句:“我看着你进去。”

盛青玉应了一声,打开车门前戴上了口罩,宽大的口罩遮住下面那张漂亮的脸,只露出一双水波潋滟的眸子,冲他微微弯了弯。

“我进去了,你回去的时候开车小心些,到了记得给我发信息。”

“嗯,去吧。”

楼危楼目送着她下车,下车后还左右看了看,这才快速的进了酒店,再进转动门前又回头往他这边看了过来,抓着手机的那只手臂还摆了摆,是在提醒他别忘了短信。

楼危楼勾了勾嘴角,这才启动车子缓缓离开。

明明没有怎么休息,但短暂的约会似乎给盛青玉注入了无限活力,盛青玉第二天点过就起了床,倒是早早回酒店睡觉的沫沫一大早起来脸上还盯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沫沫默默的吃着酒店的早餐,一边吃一边抬眼瞅盛青玉,盛青玉放下空了的牛奶杯笑着问:“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沫沫纳闷的说:“我就是好奇,明明咱们了的行程一样,怎么睡觉比我少的姐你状态会这么好?”

盛青玉失笑:“都说了让你多锻炼身体了。”

沫沫立刻伸出食指摇了摇:“不不不,我思来想去很久,觉得不完全是这个问题。”

坐在沙发一角看手机的曹清听了这话,比盛青玉还好奇:“那是什么问题?”

见两人都好奇的看着自己,沫沫瘪了瘪嘴:“我觉得我可能也需要恋爱了。”

曹清惊奇:“这是怎么得出的结论?”

沫沫瞪他一眼,说:“没听过爱情滋润人嘛,姐以前漂亮,每天精神满满,但是和现在的状态还是不一样的。”

盛青玉觉得她说的肯定又是自己胡思乱想的结论,不过她也挺好奇自己谈恋爱之前和现在的状态有什么不一样的,所以便顺着沫沫的话问道:“那怎么个不一样法?”

沫沫用手背抵着下巴,故作沉思:“怎么说呢,姐以前的状态是一个少女的元气满满的感觉,活力十足,但是呢,现在感觉整个人气质不太一样了,就是整个人更媚了,眼神当然还是清澈的,就是明显带了风情。”

“我打个比方吧,姐以前的感觉给人就是仙,不食烟火的感觉,但是现在就是感觉更接底气了,就好像有个人把你拉下了神台,整个人都透着魅,不是娇媚的媚,是那种魅力值upup的魅,气质蹭蹭蹭的往上涨,女人味也比以前更足了。

就是,反正我语言贫乏,还真形容不出来那种,千言万语我就一句话来做总结吧,被爱情滋润的女人你懂得,一个眼神就能让男人酥了。”

这还真是胡说八道呢。

盛青玉无语的抬头敲了沫沫一个暴栗,“又乱说。”

沫沫觉得极其无辜,抬手去指曹清:“姐,我可没乱说话,我在你身边带的久,其实这种感受可能还不太多,但这种视觉和感觉是骗不了人的,认识你时间段的人那种只观感肯定更强烈,不信你问小曹,对了他还是个男人,肯定更懂我形容的意思,是吧?”

曹清:“……”大姐,我可谢谢您咧。

无端被cue,曹清觉得有点坐立不安,倒不是说他反感李夏沫这丫头突然提及自己,而是他觉得尴尬。

怪只怪她说的太对了,自己和这位新老板接触时间少,所以感官上更泯灭,再加上男人天生对女性的那种认知,盛青玉的确是在短短的几天内变得很不一样了。

但这话让他一个大男人说出来实在有点不好意思。

见曹清不说话,沫沫鄙视的说:“怎么,不敢说?”

曹清脸上一红,眼睛都不敢去看盛青玉了,盛青玉见状扭头就瞪了一眼沫沫:“没大没小,什么话都乱说。”

沫沫不服,撇了撇嘴:“我没说错啊。算了,小曹也是个单身狗,可能他是真不懂吧!”

曹清一顿,立刻扭头辩解道:“谁说我是单身狗!”

沫沫一脸惊奇:“你有女友啊。”

曹清长相很腼腆,话也不多,在沫沫看来,他应该是那种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一句话都憋不出来的害羞男。

盛青玉也觉得惊讶,倒不是说曹清不应该交女朋友,而是她看他每天心思全扑在工作上,完全不像个有女朋友的人。

曹清被鄙视,忙出声辩解道:“没,是现在没有了。”

说是这么说,就是气势明显比刚才弱了下去。

沫沫眨了眨眼,顿时明白过来,斜睨着笑他:“哦——现在没,那你不还是单身狗。”

曹清这次脸都红了:“我有过女朋友,只是分手了而已。”

沫沫上下打量曹清一通,瞬间讶异:“为什么分手,你人挺好啊?”

曹清语气渐渐有些低落:“他家里催她结婚,可我没房没车,所以……”

沫沫知道自己踩了对方的痛点,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她挠了挠头:“额……所以就分手了?”